您现在的位置:大发88>> 德育工作

归途

作者:zjc 来源: 发布日期:2017年06月16日 浏览次数:

2015级16班   袁一琳

  又是一年,天降大雪。

陈堂清站在酒吧门前,抽着在对面店铺里买的廉价的香烟,落寞地笑了笑。

门外清冷的世界与店内疯狂的人群成为两个极点,陈堂清在这个临界点上默默地立着,脑海中回荡着刚刚从电台里播报的新闻。政府为了安全已经封江,轮渡走不了了。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今年又没法回家过年了,这已经是他离家的第四年。

“陈堂清,快进来,店里人手不够。”酒吧老板的喊声把他拉回现实,他赶紧应了一声,跑回店里。

擦酒杯的时候,陈堂清忍不住想起前些日子父亲用村里那唯一的公共电话打给他说:“堂清,今年能回来了吗?我和你妈身体都很好,收成也不错,就是……就是很想见见你。” 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让他停下了手里的活,恢复之后他打定主意,下午向老板请假,去查一查还有没有近期的车票,不管多贵,今年一定要回家。

所幸自己要去的地方十分偏僻,还有几张火车票没有卖出去,陈堂清庆幸自己的运气,拿在手里的取票凭证已经成为幸福的象征。他仔细的研究了转车的路线图,眼前浮现了父亲,母亲的面庞。即使这样的线路比轮渡要贵好多,但他觉得不要紧。原本沉甸甸的心顿时轻松了下来,整个人仿佛踩在云朵上,轻飘飘的开心得不得了。

“老板,今年过年……”陈堂清面对这最后的关卡,有些紧张,他想起第一年的时候拿工资当筹码阻拦他的当时的包工头。

“嗯,回家吧,一个人在外面打工也不容易。”往日稍有刻薄的老板这次竟很好说话。

“那您答应了?”

“答应。当年我自己出来闯荡的时候,没有在意老人家的感受,现在说起来都是遗憾,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回去看望一下,也快一年了。百善孝为先嘛,多孝敬孝敬他们。”看着提起往事有些难过的老板,陈堂清慢慢的向他深深地鞠了个躬,心里满是感激。

终于到了回家的那一天,去车站的途中陈堂清想象着父母见到他该有多欢喜,而他又何尝不想念他们呢,每一个离家的人都有苦衷,都有无奈。

陈堂清紧紧的攥着取出来的车票,等着火车的到来。

可他不知道,就在他决定买车票的那天,村子西边李家有个当时和他一起出来打工的年轻人已经回去了。陈堂清的父亲赶到他们家问了问陈堂清过年能不能回来。

“大爷,江城那边下大雪哩,比咱这下的还要大,政府都封江了,我估计清哥是够呛。不过您也别太伤心,好像有几条铁路还是能走的。”出门的时候,陈堂清的父亲抬头看了看天,叹了口气。往家里走时,他沉重的脚步踩得雪嘎吱嘎吱的响。

而陈堂清这边算是比较顺利的,但是雪太厚,转长途汽车后车有好几次陷到被雪掩盖的路坑中。车上都是和他一样着急回家的人。

最后,车子发动不起来,司机很不好意思的告诉大家只能“各显神通”了。有些家近的让家人来接,家远的有继续搭别的车走的。陈堂清摸了摸自己瘪瘪的钱包,算了算离家还有几公里的路,咬咬牙带着行李走向家的方向。

晴朗的天空不一会儿就被暮色代替了,陈堂清脚上的鞋袜早就被冰雪浸的湿透,冰凉的脚已经麻木了,可是仍带着他的身体机械地往前走,看着身边的景象越来越熟悉,陈堂清心里仿佛燃起了一团火,点亮了灯塔。抓着行李的手已经抽了好几次筋,但他全然不顾,他只有一个目的地,那是他的港湾,那里有牵挂他和他牵挂的人。

快到村口时,陈堂清被一个石阶绊了个跟头。此时的他像一个活生生的雪人,被大雪包裹着。他快速地爬了起来,想着要把身上的雪拍掉,不能让父母看到自己这个样子,不然又要心疼了。

正在他拍打衣服的时候,一个苍老的声音向他传来:“堂清?是堂清吗?”他震惊的抬头想要寻找这声音的主人,他太熟悉这个声音了,他一辈子都不会忘。因为,这是他父亲的声音。

当他的视线扫到村口时,陈堂清猛然看到那里站着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,不,是两个。身上也和他刚才一样被雪花覆盖。是他的父亲和母亲。阔别四年的骨肉亲人。

那一瞬间,陈堂清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爸!!妈!!”接着,他拽着行李发疯般扑了过去。两个老人家看着眼前的人,激动到失语。还是父亲用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前两天都是我一人在村口等你,我怕天太冷你妈身体受不了。今天我临出门,她死活不肯待在家里,非说她感觉你要回来,一定要出来等你。结果,结果你真回来了。”

陈堂清搀扶着身形瘦削的母亲,母亲一边呜呜地哭,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儿啊,你咋过这么久才回来呢?”

“没关系。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外面太冷了,先回家吧。”父亲颤巍巍的声音再次响起来。

要进屋的那刻,陈堂清回头看了看,大雪快掩埋掉了整个世界,只有自己来时弯弯曲曲的脚印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。他感到脸上烫烫的,一摸,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。

陈堂清擦了擦眼泪,扭头走进了屋子。

屋外大雪纷飞,狂风呼啸。

屋里温暖如春。

收藏】 【打印文章
上一篇:取舍之间
下一篇:没有了!
地址:山东省东营市济南路55号、66号 邮政编码:257027